首页 > 企业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网就是让租客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

2020年10月15日 10:07

你一个小小外地人,敢和财大气粗的房东抗衡?很多人认为这无疑是蚂蚁斗大象不自量力,毕竟“胳膊是拗不过大腿的”。

可现在2020年了,租客的腰杆是越来越硬气:“我不要房东觉得好,我要我认为的好。”这霸气的租房要求和几年前相比,那是万里挑一也难遇的。想必很多人就纳闷了“你一个飘在他乡的求租者既不多金又没熟人,指望什么呢?”租客网为你解答。



随着中国租购同权、房住不炒的政策越来越惠民,极大促进了中国租房市场成熟健康的走向,成功带动租赁经济的高速发展。借助共享经济,“租客网”以租客为核心,为广大租客和房东共同发声,“好生活、租着过”将会给租房市场注入更多健康活力,让租客依靠租客网的众多真房源,拥有更多选择,轻松实现“租客心中最理想的租住生活”。



谁还没经历过租房的辛酸史,但当租客遇到了“租客网”,租客网所构建的美好租生活的大租客生态体系,无疑是在互联网时代给供需不平衡的租赁市场架起了一座牢固可靠的桥梁。租客网于2016年成立至今,作为一家集房产租赁服务、闲置物品租赁服务、专业技能外包服务和租客人生安全保障服务为一体的以数据驱动的价值链生活服务平台,也是互联网租客唯一正宗的官方平台。租客网突破传统的“强硬的买卖式租房体验”,从租客需求和房主需求两大需求方着手,创立了全民诚信租赁平台。——有第三方平台的支撑,让租客多了更多选择和依靠。



但,租客网不只是租客的依靠,针对租客关心的:“房租没标准、租房套路多、所见非所得、房东不诚信、押金难要回、吃亏难维权”和房东关心的“出租速度慢、空置期太长、租客素质低、房屋易被损、问题难追诉、维修跑断腿”等难题,以及中介最在意的“端口费太高、真实度太低、平台抢客户、没有公平性、房源数量少、成交机会低”等市场性难题,租客网从解决租赁过程中的诸多痛点出发,以“好生活,租着过”为目标,针对不同群体,率先开启了包括“租客惠、全民合伙人”在内的各类创新服务。



经过了长期的市场磨合,2020伴随租赁经济的快步稳定发展,租客网也和广大租客们一起迎来了租客黄金时代。大租客时代也在从传统的只租房融入到更广阔、更丰富、更多元的租住生活体验。随着2019年租客网旗下租客惠的大力度践行,不管是咖啡厅、健身房还是餐饮店、奶茶店都可利用租客惠优惠买单,即买即用、无需预约、无需等待,享受的买单优惠或者领券优惠都可让租客得到实实在在的优惠,节省下更多的钱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广大租客们不仅可以住理想的房子、和志同道合的室友分享点滴趣事、在吃喝玩乐上也更多优惠便利。当租客们更加快乐的享受租生活,他们会更加热爱这座城,为城市建设做贡献,为梦想添加动力,“租客网”就是让租客希望融入当地人生活,和喜欢的人结交朋友,在租客网的助力下,生活的更加安心舒适。



相关推荐

资源共享,助力房产经纪人走的更远

人员流失,是房屋中介行业最头疼的问题。房屋中介行业靠的就是经纪人拓展房客源数量,增加成单量,人员的流失会直接影响到房屋中介的收入问题。全国各地的中介门店每天都会有人员流失的情况发生,留人难不只是某几家店的问题,而成为了整个房产经纪行业的一种通病。尤其对于那些规模中小的地方性中介而言,人员流失已成为一种痛疾。追究原因,自然是与经纪人自身的收入有关,面对大型品牌房屋中介的冲击,中小中介的资源有限,业绩受影响,人心自然浮动。同时,中小中介缺乏系统的管理体系,文化向心力以及团队合作思想,当业绩波动时门店抗风险能力有限,经纪人也很难下定共患难的决心。归根结底,用一句话就能概括:鱼大了,池子还是那么小,自然什么也留不住。仅仅靠“感情”是无法留住人的,毕竟出来上班都是要赚钱养家糊口的,有收入才是保障员工稳定的最佳方法,所以想要留住不断成长的“鱼”,“池子”也得不断拓宽自己的大小。中小中介面临的困境始于规模,想要扩宽规模,告别封闭式的发展,选择加盟一个可靠的大品牌,显然能起到对症下药的作用。告别传统加盟模式,租客网率先提出合伙人的加盟制度,风险共担,收益共享!租客网表示要把并购,AB股,加盟三方面结合起来,创造出一个全新加盟模式,完全不同于传统加盟模式的金融并购型利益共同体。这意味着加盟租客网,租客网不仅助力你发展,更是成为了租客网的一份子,共同努力,共同奋进,共享收益!加盟租客网,享受租客网平台的资源,以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模式,走的更高,更远!

2020年05月12日 11:20

人身伤害1—10级伤残鉴定标准

1、一级伤残:日常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全靠别人帮助或采用专门设施,否则生命无法维持;意识消失;各种活动均受到限制而卧床;社会交往完全丧失。2、二级伤残:日常生活需要随时有人帮助;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床上或椅上的活动;不能工作;社会交往极度困难。3、三级伤残:不能完全独立生活,需经常有人监护;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室内的活动;明显职业受限;社会交往困难。4、四级伤残:日常生活能力严重受限,间接或需要帮助;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居住范围内的活动;职业种类受限;社会交往严重受限。5、五级伤残:日常生活能力部分受限,偶尔需要监护;各种活动受限,仅限于就近的活动;需要明显减轻工作;社会交往贫乏。6、六级伤残:日常生活能力部分受限,但能部分代偿,条件性需要帮助;各种活动降低;不能胜任原工作;社会交往狭窄。7、七级伤残:日常生活有关的活动能力严重受限;短暂活动不受限,长时间活动受限;工作时间需要明显缩短;社会交往降低。8、八级伤残:日常生活有关的活动能力部分受限;远距离流动受限;断续工作;社会交往受约束。9、九级伤残:日常活动能力大部分受限;工作和学习能力下降;社会交往能力大部分受限;10、十级伤残:日常活动能力部分受限;工作和学习能力有所下降;社会交往能力部分受限。

2020年04月28日 16:14

蛋壳公寓疯狂扩张难掩巨额亏损 融资成“瘾”暴露造血短板

没有实力的疯狂,最为致命。对蛋壳公寓(DNK.N)而言,眼看它起高楼,眼看它历波折。作为今年1月份强势登陆纽交所的长租公寓新宠,蛋壳公寓上市后的路途并未变得更加顺畅。除疫情之外,解约风波、租户投诉、瑞幸财务造假等事件纷纷扰动,不断冲破蛋壳公寓上市后的美好幻想。首份业绩公告不尽人意三年累积亏损超50亿元对蛋壳公寓来说,上市后的首份成绩单并不出色。3月25日,蛋壳公寓发布上市后的首份业绩公告。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运营的公寓数量达43.83万间,同比增长85.4%。其中,北京、上海和深圳的公寓数量约22.4万间,同比增长46.6%;其他城市的公寓数量近21.5万间,同比增长156.1%。由于业务扩张,蛋壳公寓2019年全年收入71.29亿元,同比增长166.5%。在蛋壳公寓的全年收入中,有九成来自租金收入,达6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蛋壳公寓的租金成本由2018年的21.71亿元大增194.74%至63.99亿元,在整体营运开支中占62.3%。此外,加上折旧摊销、销售和营销费用、其他业务支出等费用,蛋壳公寓在2019年的营业成本达到102.76亿元,比2018年的38.93亿元大增163.96%。由于持续的营业成本高于营业收入,蛋壳公寓已经连续三年处于净亏损状态。数据显示,2019年蛋壳公寓净亏损34.37亿元,净利润率为-48.2%;调整后的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19.22亿元,亏损率收窄3.5个百分点。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蛋壳公寓净亏损分别为2.72亿元和13.7亿元。加上2019年度34.37亿元的净亏损,蛋壳公寓在过去三年累计亏损已突破50亿达到50.79亿元,且亏损态势连年走高。来源:招股书、年报现金流方面,蛋壳公寓自披露数据以来,经营性现金流连续三年为负。据悉,蛋壳公寓2019年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达-19.11亿元,远高于2017年的-1.15亿元与2018年的-11.64亿元。来源:招股书、年报资本成激进扩张推手资产负债率增至95.8%与众多行业相比,长租公寓行业堪称“碎钞机”,除了烧钱还是烧钱。蛋壳公寓身处其间,企图依靠融资,扩张版图,并形成规模效应。据蛋壳公寓招股书及公开资料显示,自2015年成立至上市前,蛋壳公寓实现5年7轮融资60多亿元。彼时,资本市场对蛋壳也是极尽支持。2019年3月,蛋壳公寓宣布完成5亿美元C轮融资,本轮融资后,蛋壳公寓的估值已经超过20亿美元。即便在蛋壳公寓递交招股书之前,依然获得1.9亿美元的D轮融资。凭借资本市场的“青睐”,蛋壳公寓开启了激进扩张,目前其房源增速已经位居行业首位。但蛋壳公寓仿佛吹起了一个巨大的泡沫,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也夹杂着三年50亿元的巨额亏损,当然还有公司激增的负债以及不断下降的盈利。在负债方面,期内蛋壳公寓的总资产为90.06亿元,同比增长54.48%,负债总额为86.26亿元,同比增长79.11%;资产负债率为95.78%,同比2018年增加了13.16个百分点,居行业高位。来源:招股书、年报在长租公寓市场中,蛋壳公寓扮演着“二房东”的角色,其盈利主要靠租房成本和租金之间的差价。这种盈利模式也注定了蛋壳公寓的痛点,即前期成本投入较大、回款周期较长。不同于房企旗下的长租公寓板块,蛋壳公寓并无其他业务能够反哺长租公寓,只能依靠一次又一次的融资拼命输血。对蛋壳公寓来讲,房源不断增加的同时,明显下降的是蛋壳公寓的年入住率和租金差价。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蛋壳公寓的入住率为76.7%,这一指标在2019年6月末为89%,下滑超过12个百分点;公寓的空置率达到23.3%。同时,蛋壳公寓每间房每月赚取的租金差价由2018年的715元降至584元。鉴于疫情影响,上述形势或将进一步恶化。为此,蛋壳公寓主动调整公寓单元数量,3月底公寓运营数量比2019年12月底要少,此外将减慢采购和翻新公寓的速度。尽管蛋壳公寓主要依靠融资过活,但其融资路并不顺遂。2020年1月17日,蛋壳公寓成功登陆纽交所,按照其预测的发行股数及股价最多可融资1.75亿美元。可惜上市即破发,最终IPO发行规模也减少至960万ADS,以每ADS13.5美元的价格出售,融资额度降低至1.3亿美元。4月2日,瑞幸财务造假事件持续发酵。蛋壳公寓作为中概股,受此牵连其股价接连下跌,当天就下跌11.73%;4月6日再跌去23.03%,收盘价报5.85美元/股,相比上市发行价13.50美元,两个月内下跌56.67%。对于求钱若渴的蛋壳公寓,市值不断缩水无疑雪上加霜。融资过度依赖“租金贷”投诉风波连年走高显然,资本市场并不能满足蛋壳公寓的融资需求。支撑蛋壳公寓疯狂扩张的另一资金来源,即是“租金贷”。所谓“租金贷”,是指租客在与蛋壳公寓签订租约之时,通过与其合作的金融机构同时签订贷款合约,由该金融机构替租客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只需要向该金融机构按月还清租房贷款。“消费分期贷款+长租公寓”的模式,被认为是一项多赢的创新。然而,随着行业的野蛮生长,“金融+长租公寓”的模式出现异化,部分长租公寓平台借助租金贷业务疯狂扩张,并形成资金池。目前,蛋壳公寓便是利用租金贷形成的资金池进行扩张。蛋壳公寓的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前九个月,蛋壳公寓从金融机构获得的租金预付款高达9.4亿、21.3亿和31.6亿元,对应的租金贷比例为91.3%、75.8%和67.9%,其租金预付款在租金收入中的占比为90%、88%、80%。虽然租金贷收入占比有所下降,但远高于《关于整顿和规范住宅租赁市场秩序的意见》中的相关规定。该规定要求,住宅租赁公司要确保到2022年底通过租金融资获得的付款金额不得超过租金收入的30%。关于租金贷的风险特征,百度百科有详细的回答。年报显示,蛋壳公寓2019年利息支出金额为3.52亿元。其中,与租金贷有关的利息支出为2.41亿,占比高达68.47%。来源:百度百科由于长租公寓的盈利模式待解,导致蛋壳公寓的扩张主要以输血为主。可以肯定的是,无论何种形式的输血均难以为继,蛋壳公寓亟需优化商业模式,提高自身的造血能力。此外,在疫情期间,蛋壳公寓在国内的业务受到严重冲击,又陷入了“两头拿”、发“国难财”的舆论风波之中。据第三方数据显示,近两年蛋壳公寓收到的投诉连年走高。截至目前已经超10000件投诉,远高于同行自如和青客。归根结底,长租公寓需要租客买单,靠服务取胜。而疯狂的扩张也许能给蛋壳公寓带来估值的虚假繁荣,但终究难以扭转亏损,提升服务品质。可以预见,盈利模式不破,蛋壳公寓们势必很难走远。[责任编辑:于雷PT032]

2020年04月21日 02:32